Sora

穿这套的我儿子仿佛无时不刻在撩我(失血过多倒地不起x
霸王配冷画屏真的绝色了geliyidirixiululogrj

大师渡劫,不将人渡回此岸却渡去彼岸的梗。
放一点走向上来。希望有太太领梗走x
前面还有一点背景设

【华暗/暗华】迟予南行03

01.02戳头像主页。不会贴链接。

没想到吧这个沙雕文还有后续……
这章过渡。看个月亮看掉一整章。我想推剧情,呜。
最近再更的话会贴一章华武番外。给华仔套背景。
酒老板的图还没产出来……强烈控诉。

华山迟旻×暗香行南

我一直不贴设定...毕竟这俩的人设一句话也讲不清。

——————————————

03/

茶酒想她当是旁观者清,看破却不道破。箱柜上整整齐齐陈了几十个容着各类药材的玻璃罐子。这来回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夕日便敛去了晖昀,半边天被墨色染了个透彻,新月还淡,若隐若现穿梭在云层之间。

四下已然昏暗得看不分明,她便去寻了烛台点上。半分烛焰盈不满整间屋子,只能照清眼前几分方寸。玻璃质的罐子映着烛光又衬着姑娘眸子里千般流转,芊指沿着橱边扫过熟练地撵了几味药材至药碾里捣磨成粉。又从药箱里取了剪子细麻布,转身便见行南无声无息抱臂倚着门,目光淡淡地绕过她却聚不拢一点。

“人是你带来的,不待在屋子里陪着来我这做甚?”茶酒没在乎对方不打半声招呼多少有失礼节。步至门边示意行南让出些通行的余地,绕过中堂那用来隔出界限的雕花屏风往偏屋走。

“他太聒噪。”行南下意识的又提了提颔前的围巾,离了半身的距离跟在茶酒后面。“我就不进去了。”

“也罢,里间那榻你是去过的。”茶酒拉开门便瞥见里屋透出些许暖黄色亮光。想必行南先前就点上了灯。“怕是要你将就这几日。”

“无碍,劳烦酒姑娘了。姑娘明日得了闲时告知我他伤的如何便可。”

茶酒进来的时候迟旻的眼睑是合上的,左臂着不上力,干脆侧靠着床榻边的梁柱打坐。上半身泥泞破烂的衣服干脆脱了系在腰间。茶酒只淡淡瞟了一眼。到底是在冰天冻地的龙渊水泡过不下几日几夜的人,一身腱子肉扎实的很。除了左臂那道新添的遭了暗器的伤口,其余大大小小盘虬在身上结了痂的疤她多少都心里有数。

“醒着就别装睡,人我打发走了。”

一墙之隔,门外寥寥几句对话迟旻自是听见了。等茶酒从面盆里拧干了手巾正欲清理他伤口周围残余的血污时,他早已睁了眼伸手去截那伸在半空中的手。

“我自己来。”

迟旻开口,嗓音嘶哑了几分。烛台放在屋正中的台几上,光线照到床边已是昏暗斑驳各自参半,照不清床榻上那华山剑客的神色。更照不出那双深蓝色眸子里的几分清冽。他即便再怎么不顾人道世事,也不至于猜不出半点他人的心思。行南置的什么气,他心里自是有数。只可惜有些事总该是不可言,不能言,不愿言。

要说茶酒是唯二知道他几分过往的人,彼时也是不解。按理说这种程度的伎俩该是伤不到他半毫的。迟旻自上华山起便天资卓越,同辈之中也算得上佼佼。若是论剑台上对方修为实在高出他一截,以他圆滑的性子,也认输的干脆。她直觉迟旻多少起了份杀意,甚至打算以命去搏。

也是不愧这几年交情,茶酒也算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没等她开口问些什么,迟旻倒把沾了血渍的手巾扔回盛水的面盆里,自觉松了口。

“我找到他了。”

这时茶酒才兀的发现迟旻眼里不再是布了影的深暗的蓝,他的目光里映着窗外枝梢那淌新月,一时竟也分不清那是他眸里的颜色还是清月留下的光影。她也这才发现迟旻眉梁间纹印的那道兰色的符愈发淡了。

“那行南...”

“我会说明白,现在不是时候。”

她不是不知于迟旻来说往事的结在他心里束缚了他多久。来回思忖竟也不知道作何所答,给人仔细处理完伤口,再用细纱布裹敷上一层伤药便收拾东西掩门离去。

茶酒在后屋的檐边寻到了半坐在栏杆上的暗香弟子。寂静的黑夜是他们隐匿的天下,若不是她特意回去提了盏碟音灯,怕也是注意不到檐上的人影。彼时行南正在用帕子擦拭那把被他随身背着的霜兰刃。比起利刃反射月光的亮光,帕子上绣的那朵新兰反是引了她的注意。

也没得到她看的仔细些,行南已然收了刃轻功从屋檐上飞下。若不是这处静过了头,鞋履落地的声响几乎不可闻。

“迟旻他...”

“暗器没淬毒,死不了。”似是了然对方所问,茶酒干脆截了对方的话头。“我知道你是气他不把自己的命当命。”

行南只是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句,半响再没吭声,只是望着天边如同相隔一条银河碧波的月。他想这月清冷的同那剑客的眸一般,遥不可及。

他见过刃下将死之人绝望嘲讽的目光,见过腐朽官吏贪得无厌的眼神,也见过孩童纯真的没有半分污浊的眸子。但他从未在迟旻的眼里真切的读懂过什么。

人间苦痛与他何干,便也是揉作思量成了月光。

行南读不懂月,更读不懂他。

tbc.

Uncle Wen is very niubi。
文叔算卦合集。我怀疑这个游戏算卦里没有凶。

平常心.

海川鱼神:

看了点东西,想唠嗑点,不想看的请点叉。

你写文是为了什么,因为喜欢,为了读者,为了热度,为了涨粉,还是别的什么。

我想可能都有,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没感情不难过也不存在。

但我是不会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去写东西的。我有我的思路,有我的方式,我既不会因为题材不合读者口味就改变题材,也不会因为什么套路很火就去套那个模板。

因为我不是商人。

看多了鸡汤,也看多了毒鸡汤。其实喝下去没什么感觉。属于你自己的就是你自己的,我为了涨几个粉去迎合大众,写自己并不喜欢的东西,讲道理这篇文里一定没有什么真情实感,首先我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是经过我当时的肯定的(当然你以后再看肯定觉得这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写出来了就要负责,写的不好你可以评论可以讨论,写得不错你可以给个红或蓝,我觉得很简单。

又有人会说不忘初心,我写文的初心就是打发时间,所以不想写或者做别的事的时候,完全就不想动,也就这样很长时间没有更新。有灵感的时候会写很多,没灵感还是属大多数,毕竟我不是职业作家,也不是兼职写手,不会总是把心思放在写文上。灵感来源于生活,我不会总是写美好的事物,没可能一帆风顺。

所以总是讨论粉丝多少热度这些也挺无聊的,好文没什么热度的现象太多了,天朝有多少人才埋没?段子甜饼火爆的现象也太多了,随随便便几十上百的热度,没办法,社会现象嘛,已经习惯了。我自己没什么所谓,倒是为一些真的写的很好的文画的很好的画无人问津感到可惜,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实感了,放平心态吧,就当我自己珍藏了美酒,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就好。

我可能不会画画,也可能不会写文,但我是我自己;我可能画的没你好,也可能写的没你好,但我还可以任性,就为了自己那一点尊严。

最后,lof是个平台,我的博客我自己的空间,我发什么写什么是我自愿,感谢你的关注和喜欢,我这人一向说话很直,不喜欢或者得罪了你,烦请取关屏蔽拉黑,不见三连。


【华暗/暗华】迟予南行02

万万没想到这个沙雕文还有后续…。可能还不止一篇后续。初步大纲已经走了六章了
恭喜酒总本章c位出道。 @茶酒_佐助可爱!
又是一千五百字我又双叒叕不知道逼逼了些什么。
这章其实已经隐隐透露了这俩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脑洞里有三百个背景可以挖...。写不出来。
...下更8012年见。

双奕客。华山迟旻×暗香行南
————————————————

等到茶酒得了闲把松案上散的七零八落的医书规整起来的时候夕阳早已没下去了大半。里屋雕了花木的那扇窗向南,斜斜的投下几缕还未散去热度的暗光。淡蓝色的水袖随着人的动作拂过案面,雕花斑驳陆离的影便也跟着在丝绢的面料上浮动。

那松案在这医馆置了好几年,迟旻入华山的翌年特意冒着风雪去山麓寻了棵百年华松,找人做了案赠给她。棵松寒雪为骨,得一百年古木更是难得。后来听来她医馆取伤药的华山弟子闲谈之语,华山松虽不少,师门却明禁砍伐。为这松迟师兄可是在龙渊泡了整两日夜。

医馆开在云梦谷口,光顾的除江湖客之外还有不少寻常百姓。时置初春,天气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周边不少村镇都遭了风寒禽疾,来求医问药的自是多了不少。迟旻问她为何不把医馆开至江南,她倒也仔细想过缘由。约莫这处离师门近些,离华山也近些。

彼时茶酒早已收了门前晾晒的草药闭了门准备歇息,案边磨了一半的药碾倾斜了半分兀地滚落到地上。茶酒还未来得及伸手去拾,便闻见门口马蹄踏步的声响。

行南就这么牵着马行了半日,一路再未言半句。马背上的人自顾自叨叨一阵也自觉无趣,倒是因了这越发暖的天气昏昏欲睡。

“下马。”

声音不大,迟旻听得倒是真切,瞌睡乍的醒了一半。他这一路觉得行南甚至比那少林寺的秃驴还要闷上几分,想来思去也没明白这人到底置的什么气,平时两句调笑能被他冷言冷语呛回五句,这会无论迟旻说什么他都是一副淡漠的模样,眸子被睫毛投下的阴影遮住,看不出半分喜怒,铁了心缄默到底。

“也不见你对伤患温柔些,我这胳膊还裂着口子呢。”

行南也不多给几分眼色,抬手绕到身后作势要取那背上的霜兰刃“那好,给你个痛快。”

“......别别别。有话好说。”见对方那阵势迟旻自觉认了怂,脱了左半的侠客服将受了伤的手臂用袖子捆紧以防伤口裂开,一个轻功翻身下了马。“若是废了我这手,你就等着下半辈子被我赖死,再赔上一大笔银两。”连带还假惺惺的用右手抹了把眼泪“到时候暮雪堂的屋顶便能修上了,谷师姐一定会高兴的。”

行南无言,论嘴贫他着实比不上迟旻这一身无赖劲,不知堂堂华山名门正派怎么尽出些吊儿郎当装模作样的弟子。引了马匹将缰绳系在门前的木桩上便去扣医馆的门。

茶酒弯身拾那药碾的时候已经了然来者何谁,掀了帘子从里屋步至堂前,撤了门前的横梁便见行南正抬手欲去扣那门扉。

行南见门自开也未有半分惊异,门内这云梦女子于他也有半分交情,横竖倒也托了迟旻的福,行南也不必波折去江南花了高价也只能从药贩那得些寻常伤药。他抬起的手只是转而变为提了提颔前的围巾,向来人微微点头致意。“姑娘有劳了。”

“你把他带到偏屋去,我取些伤药便来。”云梦女子生的一副温婉容貌,面如春晓之花,眉如墨画新月,皓眸微闭,半掩嘴角满脸笑意看着行南拎着迟旻的后衣领把人架起。只是被架的人还半分不情不愿。嘴里喊着自己伤的是手又没瘸了腿。

早先茶酒还未曾与行南有过面见之缘时,迟旻倒跟茶酒提过几句在千钧楼遇见的暗香弟子。言他不似同门暗香那般淡漠无趣,言他那双紫眸流光淡漠,言那其中万般回转他能略懂一二却竟莫可言状。

后来迟旻坦言,行南同他,是敌是友,是师亦友,他独身独往自然惯了,不知对方做何所想,他倒觉得江湖之大,多一人能同他共饮一壶酒,倒也未尝不可。

“就好比我是一壶陈年浓烈的烧刀子,遇了龙渊那清冽的雪水,酒水相溶之后,这烧刀子也就淡了,水也变了质,有些人遇到某一个后,就会变得软弱一点,就像这掺了龙渊水的烧刀子。”

他说。少年嘴角抿出一丝肆意洒脱的笑,端起案上那一碟桃花酿一饮而尽。

“这桃花水乡酿出的酒总是这股缠绵味,不够烈。”

茶酒似是惊奇迟旻脸上不再带着那抹常年如一不带半分感情的笑,一时也忘了收了他面前的酒坛子,让他不爱喝就别老是来她这蹭那几壶来去祖师送来给她尝味的酒。

tbc。

【华暗/暗华】 迟予南行

不好好学习的赌博产物...。
自己写自己的同人好赤鸡哦哦哦哦.!托酒酒的福还有tag打...。如果有下章,酒总你就有戏份了。
说好的咸迟800字。又没说好清水还是R18。
闷声憋大招。我这绝对超字数了  @nodiscriminate

双奕客。风流华山×高冷暗香
说不定有后续,说不定开车。
看我什么时候赌博又输了。嘿嘿嘿。
——————————
/1

三月乍暖,桃源津的花开了大半,纷纷扬扬和着细雨浸过的泥土撒了一地。云梦临近江南,比起中原或是再北一些的地方,这里可要是多暖上几分的。

对于刚被从大雪纷飞的华山论剑台上拖下来的人来说,这份温差确实大了些。迟旻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多了几分燥热的因子,额角渗了一层薄汗。这会从华山到云梦参差起伏的地形少说也过了两天,他在这匹马上颠到五脏六腑都要掉了个位置。把他从论剑台上拖下来的人倒是没想过换辆马车。

“我怀疑你不没想带我来疗伤,是想把我颠死在路上再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迟旻倚着马鞍的一侧挪动了半分位置,连带扯动了手臂上的刀伤。剑客一身蓝白相见的侠客服已然看不出几分原本的模样,撕烂的部分透出几道翻着皮肉的伤疤,暗红色的血凝固成块粘在衣料的边角上。这一动伤口便又冒出些许血珠,让伤口的主人嘴里难免发出嘶的一声痛呼。

云梦地界内水泽繁多,一不小心马匹便容易陷进沼泽泥地里。见先前半死不活的人还能调笑两句,倒也不急着继续赶路,行南便下了马牵着马绳在前引路,也好让马背上的人躺的舒坦些。一双紫眸平淡无惊的藏在两侧垂下的发丝后,眼神顺着声源往马背上靠着的人瞥了一眼。

“我会直接抛尸。”

说是如此,行南牵着缰绳的手倒是松了几分。迟旻倒也是习惯了他这前头不接后尾的说话方式,这回却懒得呛回去。

华山弟子跟暗香的人向来不对付。毕竟道不相同,华山讲究一剑一萧四处行侠仗义,暗香偏爱匿于夜影以杀止杀。

但到底迟旻算不上规规矩矩一身正气。同门师兄弟聚在酒馆打听贼人消息的时候,他倒偏爱去千钧楼下注。

大概是门派传统,华山弟子天生便没什么富贵命。擂台上多半十赌九输,于是欠了千钧楼一屁股债。干脆提着剑自己上擂台找人切磋。

从擂台打到论剑台,不说身经百战,多少也有些实战的经验。但比起武当会讨债的小道长,迟旻觉得暗香那些来去无踪的家伙更不好对付。

遇上暗香的美丽姑娘还能上来先夸奖对方的容貌两句,论剑台上套起近乎,问姑娘下了论剑台是否有意去华山山脚的酒馆对饮两三杯。不过会理睬的暗香也是少数。

最初刚碰见对面暗香门派的弟子,迟旻还会拔剑接上几招。到最后干脆连剑也不拔了,百八成会被削到血条见底。秉承着大丈夫能伸能屈.打不过就跑的原则,迟旻在论剑台上能胜暗香的次数实在寥寥无几。

他也没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和行南交好的。暗香的男弟子本就少见,对方同暗香那些姑娘给他的印象也不同,少了几分冰冷高深莫测的气息。两人的关系也说不清道不明,说是友人要更进一层,说是知己却又鲜少面对面的直接交心,两人嘴上互不饶人的时候反而更多。但前后好歹在论剑台上被打趴还有这人单骑着匹马奔波两日送自己来云梦,迟旻觉得嘴上互呛偶尔让他几分也不是不可以。

行南半边脸藏在围巾里,身上夜行服裹的厚实不露半分。说什么在这回暖的天气里都显得不合时宜。迟旻看着都觉得能再热上几分。他倒是听说过某些关于暗香男弟子围巾不能在外人面前摘下的传言。半许是脑子也热到晕乎,垂在马鞍两侧的手微微抬起就将前面人的围巾一把扯下。

“这时候还戴着围巾也不怕热死。”

被扯走围巾的时候行南本就缓了几分的步伐明显顿了一下。“找死?”他没回头,手上拉着缰绳扯动两下,马匹发出两声嘶鸣,前脚抬起险些将马背上的人掀出去。

常年习武而成的反应让迟旻迅速稳住了身形不至于落马。“这不是怕你热吗?看我多关心你。”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干脆把围巾又扔回了行南头上。

行南没吭声,抬手把围巾重新围在脖子上,末了还拉起颔前的布料好挡住面颊。华山的剑客向来话多,也没介意本来就少话的人不再吭声。又嫌这一路上清净的很,侃侃说起了自己在论剑台上是如何被暗香的师姐打趴在地上又如何近身武当的小道长把对方按在地上摩擦。

tbc.

我不仅能比隔壁热一点.
还能配图

文叔让我好好学习.!
wenlish无敌.我xio爆

文叔住嘴警告.!!

nodiscriminate:

嘿嘿嘿嘿嘿嘿叔叔超可爱的
(文叔叔今天是不是要卖艺把以前当弈客输的钱都赚回来噢)
p2同框了,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