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

【华暗/暗华】 迟予南行

不好好学习的赌博产物...。
自己写自己的同人好赤鸡哦哦哦哦.!托酒酒的福还有tag打...。如果有下章,酒总你就有戏份了。
说好的咸迟800字。又没说好清水还是R18。
闷声憋大招。我这绝对超字数了  @nodiscriminate

双奕客。风流华山×高冷暗香
说不定有后续,说不定开车。
看我什么时候赌博又输了。嘿嘿嘿。
——————————
/1

三月乍暖,桃源津的花开了大半,纷纷扬扬和着细雨浸过的泥土撒了一地。云梦临近江南,比起中原或是再北一些的地方,这里可要是多暖上几分的。

对于刚被从大雪纷飞的华山论剑台上拖下来的人来说,这份温差确实大了些。迟旻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多了几分燥热的因子,额角渗了一层薄汗。这会从华山到云梦参差起伏的地形少说也过了两天,他在这匹马上颠到五脏六腑都要掉了个位置。把他从论剑台上拖下来的人倒是没想过换辆马车。

“我怀疑你不没想带我来疗伤,是想把我颠死在路上再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迟旻倚着马鞍的一侧挪动了半分位置,连带扯动了手臂上的刀伤。剑客一身蓝白相见的侠客服已然看不出几分原本的模样,撕烂的部分透出几道翻着皮肉的伤疤,暗红色的血凝固成块粘在衣料的边角上。这一动伤口便又冒出些许血珠,让伤口的主人嘴里难免发出嘶的一声痛呼。

云梦地界内水泽繁多,一不小心马匹便容易陷进沼泽泥地里。见先前半死不活的人还能调笑两句,倒也不急着继续赶路,行南便下了马牵着马绳在前引路,也好让马背上的人躺的舒坦些。一双紫眸平淡无惊的藏在两侧垂下的发丝后,眼神顺着声源往马背上靠着的人瞥了一眼。

“我会直接抛尸。”

说是如此,行南牵着缰绳的手倒是松了几分。迟旻倒也是习惯了他这前头不接后尾的说话方式,这回却懒得呛回去。

华山弟子跟暗香的人向来不对付。毕竟道不相同,华山讲究一剑一萧四处行侠仗义,暗香偏爱匿于夜影以杀止杀。

但到底迟旻算不上规规矩矩一身正气。同门师兄弟聚在酒馆打听贼人消息的时候,他倒偏爱去千钧楼下注。

大概是门派传统,华山弟子天生便没什么富贵命。擂台上多半十赌九输,于是欠了千钧楼一屁股债。干脆提着剑自己上擂台找人切磋。

从擂台打到论剑台,不说身经百战,多少也有些实战的经验。但比起武当会讨债的小道长,迟旻觉得暗香那些来去无踪的家伙更不好对付。

遇上暗香的美丽姑娘还能上来先夸奖对方的容貌两句,论剑台上套起近乎,问姑娘下了论剑台是否有意去华山山脚的酒馆对饮两三杯。不过会理睬的暗香也是少数。

最初刚碰见对面暗香门派的弟子,迟旻还会拔剑接上几招。到最后干脆连剑也不拔了,百八成会被削到血条见底。秉承着大丈夫能伸能屈.打不过就跑的原则,迟旻在论剑台上能胜暗香的次数实在寥寥无几。

他也没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和行南交好的。暗香的男弟子本就少见,对方同暗香那些姑娘给他的印象也不同,少了几分冰冷高深莫测的气息。两人的关系也说不清道不明,说是友人要更进一层,说是知己却又鲜少面对面的直接交心,两人嘴上互不饶人的时候反而更多。但前后好歹在论剑台上被打趴还有这人单骑着匹马奔波两日送自己来云梦,迟旻觉得嘴上互呛偶尔让他几分也不是不可以。

行南半边脸藏在围巾里,身上夜行服裹的厚实不露半分。说什么在这回暖的天气里都显得不合时宜。迟旻看着都觉得能再热上几分。他倒是听说过某些关于暗香男弟子围巾不能在外人面前摘下的传言。半许是脑子也热到晕乎,垂在马鞍两侧的手微微抬起就将前面人的围巾一把扯下。

“这时候还戴着围巾也不怕热死。”

被扯走围巾的时候行南本就缓了几分的步伐明显顿了一下。“找死?”他没回头,手上拉着缰绳扯动两下,马匹发出两声嘶鸣,前脚抬起险些将马背上的人掀出去。

常年习武而成的反应让迟旻迅速稳住了身形不至于落马。“这不是怕你热吗?看我多关心你。”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干脆把围巾又扔回了行南头上。

行南没吭声,抬手把围巾重新围在脖子上,末了还拉起颔前的布料好挡住面颊。华山的剑客向来话多,也没介意本来就少话的人不再吭声。又嫌这一路上清净的很,侃侃说起了自己在论剑台上是如何被暗香的师姐打趴在地上又如何近身武当的小道长把对方按在地上摩擦。

tbc.

评论(7)

热度(30)

  1. nodiscriminateSora 转载了此文字
    !!!!!!!(绞尽脑汁想该怎么夸但是词汇量太少只会说啊!天辣!之类的话)